曹丕、曹植两位兄弟,一般人都以为曹植是文化人,曹丕是个陷害弟弟、逼汉帝退位的政治高手而已。

  其实曹丕是被当皇帝耽误了,当皇帝之余,他还著有《典论》,当中的《论文》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有系统的文学批评专论作品。

  还有一位被“流氓大亨”这份职业耽误了的画家:杜月笙,看看他的作品《刘海戏金蟾》:

  泰禾7月10日发了一笔4亿美元的优先债券,利率15%,在业界小炸了一下。

  放眼整个房地产业内,top50的美元债券高到这个利率的也只有泰禾了。近一年来,最接近的就是恒大去年10月发行的18亿美元的优先债了,三笔合计18亿美元,利率是11.00%、13.00%、13.75%。

  不过这个债券,许老板个人认购了10亿美元。这是神操作:一石二鸟,既得了实惠,又增加了外界的信心。

  6月以来,美元债利率比较高的是中南建设的10.875%、弘阳地产10.5%。

  泰禾的资金困难不是今年出现的,2016年、2017年大踏步的并购以及融资的同时,销售并没有呈现同体量的增长。

  在三哥之前的文章里面说过,2019年初,泰禾一年内到期的债务时574亿元。泰禾今年以来做了几个动作:

  常规操作: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入,去年这个数字是139亿元,参考这个比例,本年度资金回笼应该大体相当,进展如下:

  上半年泰禾权益销售374亿元,全年800亿元左右问题不大。本年在建项目拟投资366亿元,还有拟建项目的投资,估计合计至少500-600亿元。

  随着公司当前大幅减少拿地力度及出售多家房地产项目公司股权,预计未来短期内拟建项目所需投资资金压力将有所缓解,扣除应收应付,本年经营产生的现金流应该不会差于去年。

  这两个动作,带来大约251亿元的现金增量,占本年短债的44%,可以救急了。

  从年初的574亿元短债来看,泰禾还剩下的56%、323亿元的短债,诸君可以细看,如果这些不能过桥续贷,那只能说明黄老板混得不好,那各位泰禾的投资者真可以撤了。

  6月28日泰禾的济南章丘项目转让有个很值得玩味的细节,这个协议是个三方协议。

  买卖双方:泰禾全资子公司济南中维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中维”)出售股权、济南泰悦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受让股权(以下简称“济南泰悦”)。

  两年之前这个转让是反向操作的,泰禾是从济南泰悦手里接受70%股权的,时间是2017年3月8日。

  接手之后,2017年5月中融信托介入,受让两股东济南中维所持19%股权、济南泰悦的30%股权,总计49%的股权,同时接受济南中维余下的51%的股权质押。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融信托对达盛置业享有债权本金余额为15.9亿元。

  这次转让后,这笔债务应该就与泰禾无关了,代价应该是章丘项目的44.30万平米的可售面积没了。

  巧合的是,6月24日,广州增城项目20%股权以18.2亿元的对价转让给五矿信托,应该也是明股实债项目。

  15%利率的美元债发行日期,与上述两笔交易的日期、与房地产信托被从严监管的时期是前后脚的关系。

  不过,在能看得到的至少几个月以内,房地产信托融资收紧是肯定的,增量是肯定没有了,到期之后能否继续,也是未知。

  对于泰禾的有息借款中间到底有多少信托融资,不知道,但是肯定有。看一个数字:6月份同策研究院监测的40家典型上市房企完成融资金额折合人民币共计611.6亿元,其中信托贷款107.32亿元,占比17.6%;

  6月28日,泰禾退出济南章丘项目,项目股权及中融信托的债务由原股东接盘;

  我一直认为,泰禾的融资固然紧张,但绝没有到难堪的程度,尤其是到现在这个局面。

  但相比于某些大而不强的房企,这个局面有点辜负了其森董事长的情怀和泰禾院子的品味了。

  某些房企,看似很大,其实是外松内紧;表面上四平八稳,内里暗流涌动;财务技术以及筹集资金方法等不一而足。

  泰禾呢,有些问题都被捅到桌面上来了,尤其是2018年全年,销售业绩与回款问题、商业地产出租率问题、高管与“禾苗”离职问题,公司的回应始终是被动的、温和的,没有体系的、难以说服人的。

  其实,泰禾的底牌还是比较强的,尤其是在三四线城市大潮退去、红利将尽的2019年,它没有享受到三四线的红利,也不会承担重仓三四线的风险。

  它的定位还是清晰的:瞄准一二线的热点城市。之前也提到过,再用数据说明一下:

  在建项目:已售部分平均合同销售均价超过25000元/平方米,平均楼面地价为 3488元/平方米,拟建项目楼面地价1462元/平米,楼面地价较低。

  所以,有时候看泰禾的财报,觉得黄老板挺委屈的,它的融资水平和资产质量总有点不对应,但是利率这只无形的手之后一定是有原因的。至少三点:

  但在2016-2017年扩张的时候,公司对这个问题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自有项目销售没跟上。

  典型的例子就是前两年一些收购的项目,今年资金紧张又在卖出,贪多嚼不烂,为他人作嫁衣裳是小,横生波折事大。

  收并购本来是一条扩张捷径,控制不好麻烦也多,今年6月底被无锡中院冻结股权的缘由大概就是之前收购无锡项目的后遗症。这是细节和技术层面没做好。

  第三、团队管理问题:黄老板曾在媒体上吐槽称泰禾是“一流人才干出了三流业绩”。今年6月,黄其森公开说,泰禾需要管理加强,把合适的人才放到最合适的岗位。这可能才是根本问题。

  《亮剑》中“国军”少将常乃超被俘后成了教员,给李云龙他们上课,剖析失败教训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国军的命令是由天才制定的,却由蠢才来执行。”

  2、如果命令脱离实际,也是失败。考虑到常凯申委员长经常直接电话指挥到师,更是如此。

  在看泰禾的时候,三哥觉得:黄老板是个有情怀的人,也是一个聪明的人,更是控制泰禾62%以上股份的绝对大股东,是不是经营中老板个人色彩重了一点?

  这是双刃剑:不错,泰禾院子和定位,是值得高度肯定的,这是老板定位好、方向准。

  但是泰禾没能成长为一家更为稳健或者规模更大的的公司也一定有老板个人的原因,比如黄董事长口中的碧桂园:

  “泰禾跟碧桂园在全国 1000-2000多个项目相比,凸显了杨老板的真本事。因为碧桂园面对的是1000多个政府,2000多个项目施工队。”黄老板今年6月14日的发布会上说的。

  碧桂园再牛逼,也是有套路的,这个套路也不可能太深奥,不然全国1000多个项目怎么复制?

  管理大师德鲁克年轻时在伦敦一家银行做经济分析员。一次德鲁克制订出一份详细的计划书,建议老板重组一家运营不善的公司。

  老板看完后说:“不错,我们把路易斯找来测试一下,看他觉得你的计划怎么样。”

  德鲁克觉得不可思议:“路易斯是个连账都做不好的笨蛋,他怎么能看得懂这样的计划呢?”

  老板说:“没错。如果连他都能看懂你的计划,说明可以付诸实施了。如果路易斯看不明白,恐怕就是太复杂,无法运作。”

  老板解释说:“我们每做一件事事情的时候,都得考虑‘笨蛋’的理解力,因为事情到最后总是要由一些‘笨蛋’来完成的。”

  关于“笨蛋法则”,德鲁克说:“任何一种知识,只有当它能顺利地被他人所理解,并完整地应用于实践,才会有价值。

  房地产业尽管有“人才泡沫”,但绝对没有笨蛋,黄老板自己也承认:“这是管理问题,不是个人问题”。

  老板有文化、有理想、有情怀、有计划是很好的,但是如果没有一帮能落地的执行团队,那就难逃“国军”的命运。

  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个商人,商人就按商人的逻辑出牌。就像曹丕一样,职业是皇帝,就得按照政治家的套路来。

  所有的答案都在黄其森董事长的情怀和管理里面,如果有一天黄老板对于情怀和管理都能拿得起、放得下的时候,那就真解决了。



相关阅读: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