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中旬以来,郑州市不少区域的市民发现,自家的水压越来越低,甚至有些时段出现了停水现象。此后,供水部门虽然采取了多项措施,水压有所上升,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难题。这对于尚未进入“三伏天

  原标题:郑州“水压低”调查:供水量年均增3000万m急需引入新水源

  今年5月中旬以来,郑州市不少区域的市民发现,自家的水压越来越低,甚至有些时段出现了停水现象。此后,供水部门虽然采取了多项措施,水压有所上升,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难题。这对于尚未进入“三伏天”的郑州来说,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不少市民担心:入伏之后,高温袭来,郑州水压会不会再次降低?能否保证正常供水?如何从根本上解决供水难题?连日来,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5月中旬以来,曾经一度多位市民向猛犸新闻东方今报反映:家里的水压越来越低,水流就像细线一样。这其中,不少居民家中出现了停水。

  根据市民们的反馈,记者发现,供水压力不足情况较为突出地方,主要涵盖两大区域:一是京广铁路线以东、中州大道以西、金水路以南、南三环以北区域,尤其以新郑路、南关街、陇海路、紫辰路、紫东路、金城街、紫荆山路、城东路、商城路等沿线较为明显;二是郑州北部惠济区,大致区域为天河路以东,北三环以北,中州大道以西,尤其以天河路、开元路、滨河路、田园路、新城路、英才街等沿线较为严重。

  郑州自来水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解释,前一段时间出现的大范围降压供水的原因是城市用水量持续快速增加,但城市供水设施建设没有完全到位。 加之主力水厂一直受水源指标的限制,导致高峰期原水不足。以刘湾水厂为例,其原水供给由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配套的口门泵站提供。近一时期口门泵站一直处于最高限运行状态,为保障郑州市城市供水安全,相关的几个口门泵站也都一直处于满负荷供水状态。

  刘湾水厂的供水紧张造成市区南部、东南部区域出现水压低现象。而地处北部城区的惠济区,由于至今没有大型水厂,近几年来,一到夏季,供水就显得捉襟见肘。

  “水压低”现象出现后,引起了郑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有关领导过问并批示:要保证居民生活用水。

  为确保城市的正常供水,省、市南水北调办全力支持自来水厂的水源补给,想尽办法挖掘潜力,确保郑州市多个口门泵站的取水。尤其是刘湾水厂、柿园水厂等主力水厂,在局部口门供水超出配额的情况下,调节水量增加供给,并积极向河南省水利厅汇报情况,争取最大限度满足水厂的用水需求。

  郑州市水利局按照市政府的要求,积极配合自来水公司,于5月28日启用城市应急水源,向刘湾水厂增加补给。由此,刘湾水厂的供水量每天净增3万多立方米。

  而在此前的5月24日凌晨3点,经过10个夜晚的冲刷,郑州市金水科教园区内一条长7.1公里的供水管网冲刷干净,水质合格稳定,正式并入城市供水管网。

  此条管道连通后,随着阀门逐步调整到位,通过杨金路中州大道迎宾路供水管道向惠济区供水,每天为该区域可以补给水量近2万m。

  另据了解,为减轻供水压力,郑州市城市管理局要求各区减少了道路洒水频次,一些洒水车改用中水洒水,减少了自来水的用水量。

  随着上述一系列措施的陆续实施,市区“水压低”情况有所改观,郑州市区没有再次出现大范围“水压低”的情况,是仍有个别区域存在“水压低”现象。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7月12日才开启为期40天的“三伏天模式。不少市民担心:入伏之后,高温袭来,郑州水压会不会再次降低?能否保证正常供水?

  5月21日、22日,自来水公司供水量分别达到138万m、141万m,接近2018年的最高日供水量145万m的历史极值。5月25日,日供水量达145.729万m,创出历史新高,比2018年7月24日最高日供水量还高出0.36万m。仅仅过了10天,也就是今年6月4日,郑州供水量已经攀升至148万m,创造了新记录。

  每逢连续的高温天气情况下,郑州市仍会出现明显的供水缺口,日均近10-20万m。

  时下,全市大中小学陆续放假,供水形势有所缓解,但很快就会进入“三伏天。根据往年的经验可以预判,供水缺口势必会继续拉大,供水形势比较严峻,压力山大。

  “近几年来,郑州市供水量不断攀升,年均增长7%至8%。如果换算成具体的水量,也就是说,郑州市每年新增供水量在3000万m,这相当于东周水厂的一年的供水量。换句话说,郑州市全年的供水缺口,需要新建一座东周水厂才能填平。”自来水相关人员介绍,供水量不断攀升的根本原因,还是城市规模的扩大,尤其是郑州进入建设国家中国城市的行列之后,这一变化最为明显,城市建设在快速推进,而供水基础设施建设受外力影响太大,征地、拆迁、补偿、配套牵扯的相关利益方太多,受限较多。

  该负责人介绍自从入夏之后,郑州市政府、郑州市城市管理局、郑州市水利局、市南水北调办公室就多方协调水源供应,而自来水公司则通过加强水厂和管网精细化调度,内部挖潜,加快打通“断头路”供水管网连通,努力推进新水厂建设,尽最大可能减少供水不足给市民带来的不便。

  今年的“三伏天模式,将于7月12日开启,供水高峰即将到来。

  为了确保供水,目前,郑州市水利局已经通过水系工程向刘湾水厂供应应急原水,增加刘湾水厂供水量;与此同时,自来水公司下辖的石佛水厂、东周水厂以及中法原水公司(白庙水厂)在满负荷运行基础上,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进一步内部挖潜,开足马力供水,增加供水量。

  另外,目前正在全力推进的工作还有两项:一是全力推进东线调水工程建设; 二是加快侯寨水厂建设进度。

  该负责人说,所谓东线水厂调水工程,就是利用航空港区的富余水量,向市区东部调水,调水规模为每天10万m,敷设输水管道共计48.6公里。目前,管道敷设已完成40多公里,穿越了铁路、高速、南水北调干渠等20多个重大关键节点,正在加紧施工中。

  据悉,东线月底前建成通水。建成后,将增加郑州东部区域供水量,供水压力会得到一定的缓解。

  正在建设中的侯寨水厂,位于南四环,一期工程设计供水能力为每天10万m,水厂通过29.6公里的输水管道从石佛沉沙池引水。

  “目前,侯寨厂区工程已经建成具备通水条件,输水管道还有西四环化工路、郑上路、昌达路与四环快速化交叉施工,高新区莲花街与生态水系管道交叉施工等关键节点尚未打通。”自来水相关人员介绍,侯寨水厂预计7月份建成通水,届时,将缓解刘湾水厂供水压力,向二七区南部周边供水。

  另外,还将加快建设桥南水厂。桥南水厂位于郑州市惠济区大河路、荷花街交叉口,日供水能力为25万m,从花园口调蓄池引黄河水水源至水厂,主要向郑州市北部城区供水,预计2020年建成投运。

  目前,桥南水厂厂区土建工程已经全面展开,输水管网工程完成3公里,配水管网工程完成3公里,水源地工程也已经开工建设。该水厂建成后,惠济区供水压力将得到缓解。

  “建设水厂,是解决供水紧缺的有效手段,但为了供水安全,从长远计,郑州市急需建设调蓄池等大型储水设施。”郑州自来水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企划部主任张垚说。

  以郑州市刘湾水厂为例,2014年7月,当时刘湾水厂建成但南水北调还未通水,而郑州市南部水压低集中爆发。紧急关头,来自尖岗水库的应急水水源,开始给刘湾水厂输水。去年10月10日,南水北调21号门泵站出现故障,无法向刘湾水厂输水,应急水系再次启动。而今年5月中旬以来,来自南水北调的原水减少,郑州市再次紧急启动预案,调动应急水系水源向刘湾水厂补水。

  早在2005年,郑州市就拥有常庄水库、尖岗水库两个备用水源,蓄水量达3000万m以上;石佛沉沙池、花园口调蓄池中也存有450万m的水。按照当时的情况,如果发生重大污染事件,郑州市可以迅速启用备用水源,保证供水50天。而到了2018年,这个水量只够用28天。

  “如今,郑州市区实现了丹江水全覆盖,然而,丹江水只能用不能留。”张垚说,为了供水安全,建设调蓄池势在必行。

  据悉,目前罗垌水厂正在建设调蓄池,建成后可以储存100多万m丹江水,而港区一水厂的调蓄池规划已经出炉,刘湾水厂调蓄池正在谋划中。

  郑州市建设国家中心城市规划出台之后,对供水来说,挑战巨大。“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总量不够。郑州西高东低、南高北低,完全依赖过境水。”张垚说,目前郑州市区七座水厂中,除了石佛水厂完全使用黄河水以及东周水厂使用部分黄河水之外,其他水厂均以丹江水为水源。

  然而,由于丹江水用水配额所限,正在建设中的侯寨水厂、桥南水厂、龙湖水厂,建成后都将以黄河水为水源。实际上,黄河水资源也有限,同样也很宝贵。因此,利用黄河滩区湿地,开挖大型湖泊,将汛期黄河水保存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在张垚看来,建设更多的调蓄池,甚至开挖大型湖泊蓄水,都是切实可行的办法。但要从根本上解决郑州的供水问题,需要打造供水安全体系,让供水能力远远领先于实际供水需求,而引入新水源,则是国内很多城市的普遍做法。

  张垚举例说,深圳的水源来自东江,如今,深圳又实施了西江饮水工程。如今,深圳每天的供水量为300万m,而供水能力达到了每天600万吨。像上海,在保证正常供水的情况下,又在长江入海口的长兴岛上,建了一个76平方公里的青草沙水源地,大大提高了上海的供水能力。像杭州,一直用钱塘江的水为水源,如今又建了一条200多公里的管道,把千岛湖的水调过来。像兰州,在现有供水格局下,又从刘家峡水库饮水,到兰州城区的距离有200多公里。而成都,从岷江上游紫萍铺水库饮水,中间建了两个水厂,直接流到成都。“512”地震后,他们觉得不保险,现在又从另一个地方向成都引水。再看看邻省的省会城市济南,他们在黄河河道里建了一个大型调蓄池,作为备用水源。

  “上述省会城市,都是在水源充足的情况下,从长远供水安全考虑,开始引入新水源,从而做到了水库成环,多库连调。而郑州的水源,除了黄河、南水北调的丹江水之外,还没有第三水源。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就会十分被动。”张垚说,加快郑州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必须下大气力解决水资源配置瓶颈,从全局和战略的高度认真研究谋划,只有下大决心、花大价钱,按照世界眼光、国际标准、郑州特色做好整体规划,才能防患于未然。

  令人欣慰的是,省政府发布的《关于实施四水同治加快推进新时代水利现代化的意见》提出,“建设陆浑水库郑州西水东引工程,开展小浪底水库向郑州输水研究,支撑郑州国家级中心城市建设”,令人期待。(猛犸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梁新慧/文袁晓强/图)



相关阅读: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