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瓦房店市元台镇大王村与瓦窝镇任屯村之间有一条大沙河,可如今大沙河两岸的村民却有着“怕水冲”、“没水吃”的忧虑:河西大王村的大坝被挖毁;河东任屯村中的老井已干涸,自来水井也面临干涸,只能限时分片供应,400多户村民吃水遇到困难。近日记者调查发现,这全都因附近河道被人疯狂挖沙所致。

  姜屯位于大沙河西岸,屯中人家距离大沙河最近的不过50米。记者沿大沙河沿岸看到,连绵千余米的河道内被人挖出大量深坑,甚至还有一辆挖掘机在河道内停着,路边一辆运沙大货呼啸而过。

  “受伤”的不仅是河道,还有河道西侧的沙坝。村民老姜说,河道两侧的沙坝作用是防洪,保护着农田和民宅在雨季不被溢出的河水淹没。但三年前,一伙挖沙者开始毁堤挖沙,每晚都会有数辆挖掘机通宵作业,河道内灯火通明,机械轰鸣,一车车河沙被运走。

  记者发现,其中一段河道两侧的沙坝被掘开一个缺口,作为运沙车出入河道的通道。再往前行,河道西侧的一段上百米的沙坝被挖成一片平地,其水平高度竟然比河边的路面还要低。除此之外,河道两旁还有很多树木和耕地也遭到破坏。老姜告诉记者,该河段上游2公里处就是刘大水库,如果遇到雨季水库泄洪的话,河西剩余的沙坝也会被冲走。这样一来,河西十多户村民和上百亩耕地都面临被淹没的危险。

  记者随后绕到了大沙河东侧的瓦窝镇任屯村,任屯村孙屯紧靠大沙河,按理说,这个屯最不缺水,可如今却成了最缺水的。村民孙大爷领着记者走访了几口干涸水井,从2米多深到4米深的水井,无一不干涸见底。孙大爷说,屯里的10几眼老井都干了,现在连供应村中自来水的深井也面临干涸。

  村民王大嫂家院中的老井也干了,屋中虽有自来水水龙头,但拧开也不流一滴水。“一天只能给一个屯供水,今天没轮到给我们屯供水。”王大嫂说,自来水深井也快干了,水不够用。村里只能开设阀门控制,对村里几个屯限时分片供应自来水,“我们吃水是靠‘攒’的。”王大嫂无奈地说道。

  记者找到了承包该村自来水供应的老孙,他说,2003年,该村的井水就开始不够用了,于是他个人投资在大沙河边打了一口9米深井,“已经打到岩石层,是全村最深的井”。随后,老孙与村委会合作,利用水泵将水抽到水塔中,再由水塔将水分配到村民家中。村民每户每月交给老孙4角钱水费。这些年来,老孙的自来水供应一直正常有序。

  三年前,村里来了挖沙人,老孙家深井里的水位直线下降。“以前一天能抽七八个小时的水,足够供应全村用水。现在一天只能抽两个小时,还不能一次抽,需要分四次才能抽上来。”老孙说,因为水量减少,村里的自来水供应也跟不上了,只能对村中各屯轮流供水,一个屯一天也只能供应两个小时,统一供水时间为10时到12时。

  据介绍,全村400多户村民,每到供水时间都要在家等着接水,如果错过了时间,就意味着之后多日没水可用。

  记者看到,当日老孙家也没有水,老孙为此苦笑说:“今天没轮到我们屯供水,所以就算我是管水的,家里也没水!”由于如今深井水量减少,经营入不敷出,已经“不值当干了”。

  日前,记者将此事反映到了大连市水务局河道管理处,管理处杨处长告诉记者,河道管理部门已经得知此事,经调查,该河段被毁堤坝150多米,严重影响河岸两侧安全。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列出规划,将大沙河河道挖沙行为作为重点打击对象,但挖沙者时常采取游击战术,给执法带来一定难度。对于当地村民所反映的夜间挖沙的情况,杨处长表示会告知瓦房店河道管理部门予以关注。据了解,在打击挖沙行为的同时,大沙河河道治理工作也开始启动,目前处于招标阶段。据了解,大沙河治理包括平整河道、恢复堤坝、沿岸植树等项目。届时,河岸两侧百姓的忧虑也将迎刃而解。

  央行11月30日晚间宣布自12月5日起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是央行近三年来下调准备金,释放资金3970亿元。存款准备金率的下调,使个人贷款的信贷额度有所放松,贷款购房难度减弱,您认为这是否会刺激楼市成交?A.会



相关阅读: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