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自菩提达摩于北魏时期创立佛教禅宗后,历经数代,该宗薪火相传。第五代祖师为弘忍,他自称其禅宗为“东山法门”,对于他的衣钵由谁接过,心中早已有数,不外乎10人,其中神秀位列第一。

  这天,弘忍决定公选嗣法弟子。他召集700多个弟子,齐会禅堂,告知僧众说:“希望你们每人都写一偈(j,佛经中的唱词),如果谁能了悟佛性,我就把法与衣钵传给他。”众僧一听议论纷纷,但一致认为,法和衣钵一定会由神秀得到,因为他是弘忍的上座弟子,人品、学问以及道行都堪称佼佼者。更何况弘忍曾亲口赞美神秀说:“东山之法,尽在秀矣!”于是大家都说,不必费劲去写什么证道诗了,只要神秀上座的诗句一公布,未来祖师就非他莫属。

  神秀,俗姓李,隋末陈留郡尉氏(今河南尉氏)人。少年时,他读过不少儒家和道家经典,唐武德八年(公元625年),19岁的他在洛阳天宫寺受具足戒,潜心钻研经、律、论三藏。50岁这年,他游学至湖北黄梅东禅寺,见到了寺主弘忍禅师,即深为禅师的道行所折服,遂拜弘忍为师。

  神秀在东禅寺“服勤六年,不舍昼夜”,被师父所器重,提拔为上座弟子,协助师父处理寺务。因此,按照佛教不成文的规矩,这次法嗣传承,神秀无疑是首选,神秀也觉得无人可与自己匹敌。

  回到禅房,神秀略一思索,写好了偈颂,准备送呈弘忍禅师,可是几次走到禅师的室前,都没有勇气敲门。几天过去了,神秀仍未将偈颂呈给弘忍禅师。这晚,月光下的禅寺静悄悄,神秀心神不宁地踱步,一抬头,看到粉刷一新的墙壁,那是准备请人画《楞伽》等佛经故事的。神秀心想:不如就写在墙上好了,如果师父看了称赞,我就出来礼拜,说是我写的,如果师父看了说不好,那就算我枉费这些年的努力。

  想到这,神秀即回住室拿来笔墨,在墙壁上写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第二天弘忍见到这首偈诗,立即召集众僧说:“大家如果按照这条偈颂去修行,必然不会堕入恶道,必然能够获得大利,希望大家都好好诵念。”

  谁知,一个僧人大声念诵,惊动了正在碓(du)房舂米、大字不识的姓卢名慧能的小居士。慧能来自韶州(广东),十分聪慧,他认为此偈并未见真性,就来到墙壁前,请会写字的僧人在偈颂旁另写一偈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新偈颂出来,很快便传开了。当晚,弘忍禅师悄悄来到碓房,问慧能:“米白不白?”慧能说:“白了,但没有筛。”禅师见话投机,用拐杖击碓三下,便走了。三更时分,慧能来到弘忍的住室,弘忍告诉他禅宗传世的经过,随即把法宝和所穿袈裟全传给了慧能,并随口吟一偈:“有情为下种,因地种还生。无情既无种,无性也无生。”慧能跪着接过衣钵,连夜离开寺院,奔岭南而去。

  神秀虽没有继承五祖衣钵,但依然德高望重。离开东禅寺后,他隐居荆州当阳山下玉泉寺,继续行持。弘忍去世后,神秀才开始在玉泉寺公开传法,其声誉很快传遍北方,以至于“就者成都,学来如市”。

  唐久视元年(公元700年),已做大周皇帝的武则天得知神秀佛法高深,下诏请神秀即时入京。这时,神秀已是90多岁的老人了,女皇十分敬重他,“肩舆上殿,亲加跪礼。内道场丰其供施,时时问道”。而当时,武则天也已年过70。

  为使神秀安心在京,武则天除安排好神秀的一切起居外,又诏令在当阳山修建度门寺,以表彰他的大德;在他老家尉氏修建报恩寺,以报答他的父老乡亲;在伊阙万安山修建玉泉寺,以作平时讲经修炼之所。

  女皇的超规模安排,一时轰动朝野,京城达官显要、士庶百姓,竞相礼谒,望尘拜伏者,每日逾万。神秀的威望日盛,但他深知,这样不符合修禅的宗旨,便多次上书女皇,请求回当阳山,女皇一再挽留。最后,神秀想出办法,那就是推荐师弟慧能来京替代自己。因为一来慧能接过衣钵,为禅宗一代祖师;二来慧能毕竟比自己年轻许多,有精力应付俗务,他能来京,自己就能脱身退隐了。于是,神秀呈给武则天一封热情洋溢的推荐信。(徐晓帆)



相关阅读: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