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盗的福建三明“章公六全祖师”肉身佛到底能不能回到中国?这或许将诉诸一场跨国官司。“章公六全祖师”佛像曾一直供奉在福建大田县阳春村林氏宗祠,直到1995年被盗。佛像一失20年,今年3月,阳春村村民们发现,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的一尊“肉身坐佛”极似被盗的祖师佛像,福建省文物局亦认定“肉身坐佛”是“章公祖师”佛像。

  自此开始,肉身佛归国便成为阳春村人的期盼。通过民间交涉和外交途径,荷兰收藏者曾同意归还,但随后态度出现反复。面对20年诉讼时限即将到期,阳春村村民不得不走上打跨国官司的道路。12日,阳春村村民正式委托一个由中、荷两国7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通过司法诉讼途径追索“章公祖师”肉身佛。

  1995年,历代供奉于福建省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林氏宗祠普照堂大殿之上的“章公六全祖师”佛像被盗,此后杳无音讯。

  今年3月,有村民发现在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的一尊“肉身作佛”极似被盗的“章公祖师”佛像。

  此后,福建省文物局初步确认,这尊肉身坐佛应是20年前阳春村被盗的章公祖师像。国家文物局也在随后表示,将通过适当的渠道与这尊肉身佛的荷兰收藏者进行沟通,争取流失被盗的章公祖师像早日回到当地。

  而为了能让佛像回归,阳春村成立了专门的理事会,通过公开信等方式与荷兰收藏者交涉。

  村民代表林文青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荷兰收藏者曾发表声明称,如果肉身佛像确是阳春村被盗的“章公祖师”佛像,他愿意归还。“但此后的半年里,他的态度出现了反复。”

  而一名知情者透露,国家文物局等部门通过外交途径努力,几乎将肉身佛归国之事促成,甚至一度定出了日期,“根据当时商谈的情况,工作人员甚至认为肉身佛能在9月前后回归,但因一名沟通交流中间人的介入,让本来谈好的事都不算数了。”

  荷兰收藏者突然提出了要2000万美元才肯“卖”肉身佛,并称这是20年来他对肉身佛研究和保管所花费的费用。

  在外交途径和民间交涉均未果的情况下,阳春村村民决定采用司法途径追索肉身佛。

  12日,由北京律师刘洋带领的律师团到达阳春村,正式接受村民们的委托,并开始按司法诉讼标准进行取证。

  刘洋曾是“追索圆明园海外流失文物诉讼律师志愿团”的首席律师。他介绍,7人律师团包括一名荷兰律师和福建三明本地律师,其他人来自北京、贵州、广东等地,均为无偿义务工作。

  荷兰民事诉讼有20年的“占有时效”约束,因荷兰收藏家称于1996年从香港购得佛像,如今,20年的诉讼期限即将截止,启动司法追索程序的有效时间只剩一个多月。

  刘洋称,按跨国诉讼要求,每一个证据都需要做出公证。做完公证后,还要到荷兰驻华领事馆进行领事认证,证据在形式和内容上要求都十分严格。

  “但我们已经取得了相当有利的证据”,刘洋称,律师团已几乎拿到了有利案件判定的直接证据,对此次诉讼很有信心。

  林文青:我们几个村民几乎是同时发现的,今年3月16日,我还在广西探亲,看到了在匈牙利展出肉身坐佛的消息,从照片来看,我们觉得和“章公祖师”佛像非常相像。

  后来有匈牙利华侨近距离360度拍摄了展览照片给我们比对,因佛像被盗前留有3张非常珍贵的照片,加之现在仍在村里的祖师衣冠、坐轿等遗物,我们认为这尊肉身坐佛就是被盗的“章公祖师”佛像。

  林文青:我们通过公开信等方式表达让佛像回归的愿望,并被媒体大量报道。此后,荷兰收藏家也发表了个人声明,说如果真是被盗的“章公祖师”佛像,他愿意无偿让佛像回归故土。

  但4月时,他又表示民间交涉这个渠道不行,要通过官方进行商谈。于是,国家文物局开始通过外交途径进行沟通交流,但他态度却又变得反复。

  后来他又提出要2000万美元赎买,让我们觉得他并没有归还的诚意。出钱买祖先遗骸这种事,我们接受不了。

  林文青:我们通过媒体报道,得知了荷兰收藏家在阿姆斯特丹的住址。而每年农历十月初五是章公祖师的生日。这么多年来,不论祖师佛像丢失与否,每年生日的纪念活动从未中断过。

  今年我们知道了祖师佛像在哪里,大家想在生日那天,在离他最近的地方纪念他。

  另外,我们还想对荷兰收藏者表达感激之情,这20年来,他完好地保存了祖师佛像,并进行科研,在这之前我们都不知道佛像里面就是祖师的肉身。

  林文青:其实我们找律师起诉并不是一定要打一场官司。除了想要回肉身佛,还因为荷兰收藏家现在不承认这尊肉身佛像就是祖师佛像。

  打官司会有通过司法手段取证的过程,这样就在民间证明的渠道外,又多了一个客观的证据,希望能让他改变态度。

  我们更不想因为关系和他撕破脸,我们至今仍对他充满感激和敬意,如果他能归还佛像,我们会对他的付出进行适当补偿,并为他树碑。(记者 石明磊)



相关阅读: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