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这个问题虽说应该是汉地寺庙中大多数的师父都会要求这么行持的事情,但是,若让我这样劣智低能的人去给您引经据典解释这个理由恐怕还是一个问题。所以,只能允许我就现相按推理分析一下好了,至于满不满意还看您对本解答的理念是否接受了。 上午与下午本来是世人用来划分时段的专用词,而时间的本身又实是人们循心法的因果生灭规律,通过现相化的制立手段借概念性表示的一种法。因此,若就理去论供水此事时,则不应存在以时间来限制供水的事相的。也就是说若想在殊胜的对境前以供水来积资净障时,是不会受时间的约束的。因为任何善事都是从一念善心的发动后再借事相化的步骤完成的,而在这里面又是心念为主的,从名言实相来讲,心的真正面目即是当下刹那时的体相,所谓的时间就是由它的生灭来决定的。若是一位真正有修心性功夫的人来讲,他能善用当下的一念之性,超越了心相的生灭故,又有什么时间等诸事相可谈呢?一念即一切之理遍诸事故。若是立足于这种高深见解上而统行时,则应不再受时间限制论事了,所以在有些行持高深见解的宗派中,则没有上下午供水的规定。然而,若按别解脱宗的过午不食此规定来论时,供水对境的本身尽管没有任何分别,其供者受事相约束的此见解难以超越故,或许是遵循过午不食的戒规故,由此,亦难免流传下了这种上午供水下午撤的的教行了。 您的这个问题虽说应该是汉地寺庙中大多数的师父都会要求这么行持的事情,但是,若让我这样劣智低能的人去给您引经据典解释这个理由恐怕还是一个问题。所以,只能允许我就现相按推理分析一下好了,至于满不满意还看您对本解答的理念是否接受了。 上午与下午本来是世人用来划分时段的专用词,而时间的本身又实是人们循心法的因果生灭规律,通过现相化的制立手段借概念性表示的一种法。因此,若就理去论供水此事时,则不应存在以时间来限制供水的事相的。也就是说若想在殊胜的对境前以供水来积资净障时,是不会受时间的约束的。因为任何善事都是从一念善心的发动后再借事相化的步骤完成的,而在这里面又是心念为主的,从名言实相来讲,心的真正面目即是当下刹那时的体相,所谓的时间就是由它的生灭来决定的。若是一位真正有修心性功夫的人来讲,他能善用当下的一念之性,超越了心相的生灭故,又有什么时间等诸事相可谈呢?一念即一切之理遍诸事故。若是立足于这种高深见解上而统行时,则应不再受时间限制论事了,所以在有些行持高深见解的宗派中,则没有上下午供水的规定。然而,若按别解脱宗的过午不食此规定来论时,供水对境的本身尽管没有任何分别,其供者受事相约束的此见解难以超越故,或许是遵循过午不食的戒规故,由此,亦难免流传下了这种上午供水下午撤的的教行了。 您的这个问题虽说应该是汉地寺庙中大多数的师父都会要求这么行持的事情,但是,若让我这样劣智低能的人去给您引经据典解释这个理由恐怕还是一个问题。所以,只能允许我就现相按推理分析一下好了,至于满不满意还看您对本解答的理念是否接受了。 上午与下午本来是世人用来划分时段的专用词,而时间的本身又实是人们循心法的因果生灭规律,通过现相化的制立手段借概念性表示的一种法。因此,若就理去论供水此事时,则不应存在以时间来限制供水的事相的。也就是说若想在殊胜的对境前以供水来积资净障时,是不会受时间的约束的。因为任何善事都是从一念善心的发动后再借事相化的步骤完成的,而在这里面又是心念为主的,从名言实相来讲,心的真正面目即是当下刹那时的体相,所谓的时间就是由它的生灭来决定的。若是一位真正有修心性功夫的人来讲,他能善用当下的一念之性,超越了心相的生灭故,又有什么时间等诸事相可谈呢?一念即一切之理遍诸事故。若是立足于这种高深见解上而统行时,则应不再受时间限制论事了,所以在有些行持高深见解的宗派中,则没有上下午供水的规定。然而,若按别解脱宗的过午不食此规定来论时,供水对境的本身尽管没有任何分别,其供者受事相约束的此见解难以超越故,或许是遵循过午不食的戒规故,由此,亦难免流传下了这种上午供水下午撤的的教行了。 顶礼上师三宝! 感受到法师在开示我们破除执着做供养上的种种外相,而趋向一念的心性上的善意,最终能够随学普贤菩萨的称性供养。 由于大觉佛陀无非只是为引众生从始觉归本觉的此种大事因缘而出世故,又佛陀导化众生的方便亦是相应各类众生不同的意乐、界性等而设立,且一切佛陀化度众生的至胜方便除宣演法义外别无他途,所以在等同众生分别念之量的无数法门上做观察、去抉择时,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一切教义,归之皆必是帮助开显众生心性的远近方便。由此而知,亦只有具佛智的圣士夫,才可真实具足适机布教的功德,并兼备决定所化选修何法得益的德能的,如我这样的区区无智之辈,又何敢在善知识们普澍法雨润泽的所化前胡乱狂言呢?然而若从大恩上师们精心培育了自己多年的厚望,以及已经为自己助他做利创造的善缘,更主要的是自己所承当的责任等方面看,则又必须对您选就的两种可能法门做文字上的简析,故请您真正谅解为盼! 按大恩上师们所传法的义理略言:一切有情当下各自的心必具足相与性之二面,一般凡夫受无明控制故,只处在种种妄相的惑力中扰动且深受其苦;圣者则是由于具足了智慧之故,不仅认识了心相,甚至不再存在凡夫的各种妄心,所以唯有安享心本体真性的大乐,并能令心全体起用故一切唯是真相的妙用。这些可说是通常所说万法唯心、一切唯识之本义。佛陀所有圣教义理的核心亦围绕此课业来揭晓故,因此示人隐没现相显露心性的各乘教说,无不皆是从此而开出,您选择的两种修法亦不例外。“细无常”法是证悟无生心性的前门,它可借助名言事相而渐次以心去深入体悟,是有力打破众生实执颠倒心的实修殊胜要修。“观清净心”之修法虽对真能实修者来说是清净大平等的境界,但对初学者来讲或许只可做为积资净障的防护修法。且必切记它不是一般老好人那种你好、我好、他好,大家统统好的好人观点,而是立足于具足净见量上或最起码亦有高深见做为基础上的一种修量观,这种观点不仅是认识了心相、能利用心相的各种妙用,还具足善住心性的真功夫故。不过一般人亦可用来护念心相续,若说依之当下解决根本性问题则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尽管如此,却不可因之而无从入手,最好以主次搭配等各种方法调心。总之,凡是真正令心契合止观双运道的修持,即是大觉设化众生法门中适合自己的成功法门。至于再快捷之道,还必须仗大福德因缘感生。 末学理解如下: “细无常”法是证悟无生心性的前门,它可借助名言事相而渐次以心去深入体悟,是有力打破众生实执颠倒心的实修殊胜要修。末学修‘无常’法门已深感利益。体会到能观得‘无常’,同时就证得了‘不实’,名言上二者本身就等同,无常=不实。观修‘无常’不仅破除对现前法的实执,更熄灭了不少对过去、现在、未来的置念,个人感觉应该是在做‘减法’了! “观清净心”之修法虽对真能实修者来说是清净大平等的境界,但对初学者来讲或许只可做为积资净障的防护修法。既然能观出、证得一个清净相状,那说明眼前的这一切法更是‘不实’、‘无常’了。如果依圣教量串习显现是心相的妙用见解,才不至于偏堕,更好地体悟现空双运。个人感觉应以此法为辅,前法主修,时处皈依祈祷上师三宝,随学普贤行愿,积资净障,速速感召、苏醒内心之大福德因缘。



相关阅读:AG娱乐